渣玉❤

人生第一次自截自修给了简大美人

啊啊啊为马老师哐哐哐撞大墙

【全职男神x你】不叫声老公听听

#内含叶周王黄喻

No.1叶修

温存过后,你软绵绵的叫他:“老公,叫声'老公'来听听呗。”

“什么?”叶修有些嘶哑的声音传过来。

你勾上他的腰,从他怀里抬起头去看他,“叫'老公' ,快点。要不你就出去睡沙发。”

“为什么?”他好笑的低头吻你。

你伸出手拦在两人之间,道“没有为什么。快叫”

“呵,”他轻笑着亲了亲你的手,咬住你的手指,声音含糊不清的叫道,“老公。”

嘶——听得你狼血沸腾。

“老公,”他吮着你的手指,湿润温热的舌尖一遍又一遍的滑过你的指腹,“不如我们再来一遍吧。”

“嗯。”嗯?!

No.2周泽楷

你洗完澡出来,大长腿一迈就跨到倚在床上的周泽楷腰上。

他乖乖把手机放下,含笑看着你。

“求我,”你伸出手,流氓似的挑起他的下巴,“叫老公,叫老公我就上了你。”

他翻身将你压在身下,“我来。”

No.3

“杰希卡,”你挽着他的脖子,笑得见牙不见眼,“叫声'老公'好不好?”

“不好。”

你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你还爱我吗”

“爱”

“那叫我”

“不要”

“再见。”你放下手想转身走人,却被他一把拦腰抱住,“干嘛去啊”

“你不叫,我找别人去。”

“不准去。”

“那你叫我,”你挑挑眉,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

他无奈的看着你,叫道:“老公。”

刚进门的一帆:原来队长是这样的???【怀疑人生.jpg】

'No.4黄少天

“烦烦,叫声'老公'来听听呗”

“什么?叫你吗?叫你'老公'?不应该是靓女你叫我吗?靓女你对我们俩的定位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你一把捂住他的嘴,“别说话,叫老公”

他狐疑的皱着眉,思考了一会,一脸慷慨赴义的摇头,“不叫。打死我也不叫。这是原则问题。”

“你叫不叫?”你凶巴巴的瞪他。

“老公。”

黄少:求生欲使我开口。

No.5喻文州
“文苏文苏,叫声'老公'来听听呗”

“嗯。”

你满怀期待的看着他。

“'嗯'!然后呢?”

“我在啊”

“不是叫你答应我,是叫你叫我'老公'!”你瞪大圆鼓鼓的眼睛看着他。

“叫你什么?”

“老公啊”

“嗯。”

…………

你:和心脏说话好累

喻队:=^_^=

#你们玩战术的心都脏#

叔生日快乐!

我们坑叔十八岁快乐啦啦啦啦

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爱你❤️❤️❤️

今天你最美
大邪第二嘿嘿嘿

新年贺文 微草前队嫂

#ooc预警#  #逻辑被吃了#   #前女友梗#

又过年了。
提着东西走进微草时,你倒是惊了一下。
“队……队嫂”
听到这个已经开始生疏的称呼,你笑了一下
“这么多人啊,我还以为大家都回家了呢”
“今年我们说好了一起在队里过年,”
英杰帮你借过手里的东西,答话道,“队嫂怎么来了”
你敲敲他的头,纠正道,“叫姐姐”
说不尴尬是假的。从你进来开始一屋子的人都盯着你,你原先想着反正加班来看看有没有不回去的孩,但没想到这么多人。
“我加班啊,今年不回去,就来看看……你们”
私心吗。说实话,你都搞不清楚,你到底是想见谁。
“那……队……姐姐要留下来一起吃饭吗”
你的眼神晃了一圈,没有看到那个人。扯着笑答道,
“不了吧,我就走了”
“再等一会,队长就回来了”
“……”
失望都写在脸上了,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

你顿时耳根一红,又颇是无奈的笑了一下。算了吧,大概,就只能这样了吧。

他们也不好拦你,只能看着你往门外走。你的手刚触到门把,门就开了。

那人正好进来。

他也是一愣,时候问你道,
“这就要走了吗”

一句话,竟问得你红了眼。
上一次,他说“要走了吗”,你没有回答,只是点头。
他不再说话。

你点点头,侧身走出去。
突然,手被人拉住,“来了,就吃了饭再走吧”

你抬头看着他,红着眼眶笑了。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 )ノ)`-' )
过年嘛高兴就好
新年快乐呦

还有
要叫住他or她,不要等到成为遗憾啊

【黑花日常萌段】贰

#ooc #作者日常发癫

①他解雨臣八岁当家,怕过什么,可某人发个烧就心惊胆战好几天。
「花爷OS:身体素质那么好的一个人(?),一病好几天能不担心吗?」



②有次瞎子感冒发烧了,花儿忙前忙后的照顾了好几天,为了享受美人的关心照顾,某人又躺在床上装病好几天,被花儿发现后揍了一顿。



③一天两人一起吃饭,看到个水灵灵的妹子穿了件粉红色连衣裙。某人作死的跟花儿说了句:“她穿粉红色没你好看。”然后就被揍了一顿(っ ̯ -。)……
「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ฅ՞•ﻌ•՞ฅ」



④花爷吃饭很挑,吃蛋不吃蛋黄,吃蛋挞不吃壳……吃东西总爱剩一半,然后瞎子就会全都捡来吃了。



⑤受了泡沫剧的毒害,瞎子学起了剧里的经典桥段,趁花爷不注意壁咚了他。嗯情节还是一样,可花爷不是泡沫剧女主角,一巴掌呼他脸上就走了。


⑥其实比起来,小哥和吴邪之间有该死的青铜门,有张家,有汪家,有所谓的命运,花儿和瞎子之间也没什么,不过某人不点头就得一直耗着(っ ̯ -。)(っ ̯ -。)……


⑦花爷爱吃甜的,于是乎瞎子兜里总揣着各种糖。下斗时不小心掉出来,某人总是在一道道惊愕的目光中淡定的捡起来,道“媳妇爱吃”。当然这时候要是花爷也在场,他身后的墙上就会多一把蝴蝶刀。




⑧堂口有人想反水,花爷皱了皱眉嘴里的话还没说出口,身后就有人搂住自己的肩说了出来:“直接打死,算我的。”花爷回头不满的瞪了一眼某人,对方痞痞的笑道:“没事,你的就是我的。”



⑨打开门,看见满身酒气的黑瞎子。解雨臣不满的皱了皱眉:“你喝酒了?”“是啊”黑瞎子伸手一揽将面前的人抱在怀里,把头埋在他的肩上,语气像受了气的孩子般委屈,“花儿,我想你了。”解雨臣的心一颤,竟不忍心推开他。算了,就容他发这一次酒疯吧。


黑爷日常挨揍꒰•̫͡•ོ꒱

最后一个黑爷的表情应该是这样↓↓↓

(っ˘̩╭╮˘̩)っ要抱抱

【黑花日常萌段】

#日常系列# #ooc# #作者日常智障#

①花儿爷一般不喝酒,因为他容易喝断片……然后……撒泼 !上次他喝醉了瞎子说自己拉着他跳了一晚上的舞……

②花儿爷对俄罗斯方块一直情有独钟,每个手机都下得有,瞎子不信邪删了他的游戏,然后就被花爷揍了顿好的还不让上床睡觉|・ω・`)……

③其实解雨臣也很讨厌黑瞎子对着他笑。他好像从来都不会伤心。可谁知道他笑容之下藏了什么。

④黑爷一直很希望小哥扑倒吴邪,毕竟那样他才能扑倒花儿。

⑤瞎子一直没有大声跟花儿说过话,除了一次花儿舍了命的去救吴邪,他是真火了。不是因为吃醋,而是因为解雨臣不惜他那条命。

⑥有一次两人出去玩,看到夹娃娃机的花爷童心大发,结果白白贡献了一口袋硬币。然后瞎子就砸了夹娃娃机的玻璃。看着面前娃娃抱了满怀的人,解雨臣突然觉得有这么一个人真好。那些娃娃后来一直被花爷藏在衣柜里,一个都没舍得扔。

⑦他解雨臣一辈子拿的起放的下,唯一放不下的就是黑瞎子那个人。

⑧黑瞎子一辈子龙潭虎穴什么地方没闯过,那条命看的比什么都轻。可遇到解雨臣后,每到绝境就会想到他,求生欲望就无比浓烈。

⑨花儿一直不明白瞎子为什么那么喜欢青椒炒肉丝。郑瞎子一直不明白为何花儿对俄罗斯方块爱的那么深沉。

⑩话也对,下次做了半个月的青椒炒肉时表示实在不能忍,拍桌而起:“除了青椒炒肉丝,你就不敢做些别的吗?”瞎子弱弱的回了一句:“要不,下次做肉丝炒青椒?”




很久以前写的段子
日常崩人设|・ω・`)|・ω・`)



【神妖恋爱日记】


真·暴力·高冷·战神·闷骚·吃货·仙子攻
真·智障·人妻·战五渣·不要脸·颜狗·蛇妖受


【白慈衣】
我叫白慈衣。
万万年来天上人间最厉害没有之一的武力值爆表的战神。
我还没学会走就拿起剑灭了魔族乱军,随后就天帝统一了乱了万万年的三界,光荣退休。
隐居慈衣山。

【阿丑】
我叫阿丑。
是慈衣山上一只小蛇妖。
我以前没有名字,慈衣山以前也没有名字。
在战神慈衣仙子隐居到慈衣山后,慈衣山才叫慈衣山。
我才叫阿丑。



白慈衣刚刚降落到慈衣山上,就绊了一个跟头。她踩到了一只蛇妖。那蛇妖太滑了。
“啧,真丑。”
白慈衣看了看地上那只小花蛇,嫌弃的把它踢的老远。
白慈衣出生以来第一次看见这么丑的东西。
被战神一踢,小花蛇滚的老远,浑身都是灰。


三天之后。
白慈衣刚睁眼,一脚就踢飞了她身旁的不明物体。
白慈衣皱皱眉。
这是个什么东西,居然能近她的身。
被踢下床的阿丑揉了揉朦胧不清的眼睛,朝着床上的战神傻笑。
战神皱皱眉,又一个巴掌就将她打飞出去。
太阳快落山时,阿丑又屁颠屁颠的出现在白慈衣面前。
白慈衣扬了扬袖子。阿丑赶紧抱头蹲下。
“别啊战神我是那条小花蛇”
白慈衣放下手,看着地上的一团白。
是那条很丑的蛇妖。
化作人形后,依然很丑。
“你没有死”
听到她的话,阿丑一个轱辘爬起来,就要往白慈衣身上扑。
尘土飞扬,阿丑以一个标准的狗吃屎摔到地上。
“幸亏战神帮忙,我才能这么快化成人形,我是来报答战神的恩情的。”
阿丑爬起来,揉着摔倒老疼的屁股。远远的嘲着白慈衣笑。这次她不敢再走近了。
战神想了想,摇头。
“我不需要。”
“哎哎哎战神别呀,我不仅会洗衣服做饭扫地,还易推倒能暖床。”
阿丑扑到白慈衣脚下,抓住她的衣角不放。
白慈衣回过头来,看着自己被某蛇抓住的衣角,皱眉。
阿丑赶紧松开手。洁白的衣角上已然多了两个脏兮兮的小手印。
阿丑讪笑着用手拍了拍。
衣服上又多了几个手印。
战神面无表情,挥手。某蛇顿时飞出天外。


一个月之后。
战神刚醒,就闻到一股香味从房外飘进来。
很香。
战神闻香前进。看到了不知道哪里来的桌椅碗筷锅碗瓢盆。
还有不知道哪里来的蛇妖。
阿丑看见白慈衣,朝她笑着招呼道。
“战神快坐,吃饭了。”
已然她们很熟的样子。
战神坐下,看了看满桌子色香味俱全的饭菜,迅速开饭,一扫而光。
战神不需要吃饭。神仙都不需要吃饭。但白慈衣爱吃。
她吃过一次,在人间吃的。
味道很好。
用法术变出来的没味道。
看桌子对面的小蛇妖痴痴的望着自己笑,战神不解。
她没有饭吃了。她不难过?
阿丑看着对面的战神飞快的夹菜,送菜入口,开心得不得了。
战神没有把她打飞。
战神在吃她做的饭。
战神连吃饭都这么好看。
“你看着我做什么”
战神放下筷子,问。
“战神好看”阿丑笑盈盈的望着她。
“哦。”
战神惜字如金。
没人说话,场面一度很尴尬。
“战神”阿丑双目含情,轻轻的唤对面的人。
“我觉得,我们这样很像是夫妻。”
战神看着她。面无表情。
“我还要吃”
“啊?”阿丑一时转不过弯来,愣愣的问。
战神拿着筷子点点桌子。
阿丑埋头,才发现桌上的饭菜一粒不剩。
阿丑看了看对面的战神。
无奈的拿起碗筷走进厨房。

没关系。
洗手羹汤的日子久了,同床共枕的日子也不会远了。

—END


【写到后面攻受不定?】





愿你历经千帆,归来仍是少年❤❤❤

8.17稻米节
终于如愿的来了长白山。
深呼一口气。长白山的空气中都满是幸福感。
活动开始了。看着身边不时走过的“小哥”“吴邪”,内心忍不住狂喜。目光再回到手里的各种周边。这是你出生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花钱花的这么迫不及待。
刚刚将一个吴老板的Q版钥匙圈收入囊中,抬头便看见一个穿着白体恤的小哥哥站在路边上。他穿的很简单,但是你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他是“吴邪”。
你拿着手机喜滋滋地跑过去,用生平最温柔的声线问道:
“小哥哥,我可以和你拍个照吗?”
他看了看你,笑着点了点头。
照片里,他温和的笑着,你在一旁笑的很开心。
“谢谢小哥哥。”你开心得笑眯了眼,蹦蹦跳跳的走远,突然又想到什么,又赶紧跑回来。
他看着你跑来跑去,好笑的问:
“怎么了?”
“忘了告诉你哦小哥哥,”你笑眯眯的垫起脚,凑到他耳边,“你是所有‘吴老板’中最好看的哦”说着,将手里刚买的钥匙圈塞到他手里,“这个送给你。”

吴邪回过神,看见身边的张起灵。
“怎么了”
“没事,”吴邪低头看着手里的钥匙圈,“刚刚有个小姑娘夸我好看。”

这是第十二年。

突如其来的脑洞😂😂😂😂好吧是嫉妒使我文思泉涌😜😜😜😜长白山稻米节偶遇+调戏吴老板,不能去还不能脑补是咋滴了😏😏